網絡百科新概念
創建詞條
我的積分
我的空間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幫助
知識體系
編輯手冊
雲南百科信息網簡介
使用本站指南
公共留言板
首頁
閱讀 次 歷史版本 0個 創建者:徒步全球2012-2-11 14:18:41 最新編輯:徒步全球2012-2-11 14:18:41
格魯派
拼音:Gélǔ Pài (Gelu Pai)
英文:dge-lugs-pa
目錄[ 隱藏 ]
  格魯派(dge-lugs-pa)中的"格魯"一詞漢語意譯爲善規,指該派倡導僧人應嚴守戒律。又因該派認爲其教理源於噶當派,故稱新噶當派。格魯派既具有鮮明的特點,又有嚴密的管理制度,因而很快後來居上,成爲藏傳佛教的重要派别之一。
  

概況

 
格魯派
格魯派
  格魯派是藏傳佛教諸多教派中形成時間最晚的一派。"格魯"意爲"善規",因該派主張僧人應嚴守戒律和注重修學次第而得名。格魯派的創始人是宗喀巴·洛桑紮巴。

  公元15世紀初,宗喀巴大師面對藏傳佛教的"頹廢萎靡之相",決心清除頹風,撥亂反正,肅清穢行。由於宗喀巴大師的卓越學識和嚴格遵守戒律,很快得到了藏族僧俗群眾的普遍信仰和崇拜。宗喀巴不僅是宗教教義方面的改革家,在改革藏傳佛教寺院教育方面也頗有建樹。他將寺院的學經組織和經濟組織分開,建立了按部就班、循序漸進、比較完備的學經制度。

  隨着格魯派的形成,藏傳佛教發展到了高峰,大大小小的寺院星羅棋布,遍布整個藏族地區。藏傳佛教寺院内的學經機構,是藏族封建農奴制社會的一個龐大教育系統。隨着"政教合一"制度的確立,藏傳佛教寺院憑借宗教和政治上的雙重權威,控制了藏族地區的政治、經濟、文化、教育、藝術等各個領域,寺院教育成爲當時重要的教育形式。可以說一座較大的寺院既是一個宗教集團,又是一所學校。舊時藏族社會上有文化的人絕大多數都是僧侶出身。由於藏傳佛教的派系複雜,所以各寺院學經制度亦存在着一些差異。藏區格魯派的寺院教育以拉薩的甘丹寺、哲蚌寺、色拉寺以及日喀則的紮什倫布寺、青海的塔爾寺、甘肅的拉蔔楞寺等六大寺院最爲完備,其規模較大,爲藏區最高的教育中心。
  

格魯派名稱由來


  格魯派又名甘丹派,都是依着寺廟立名的。因爲三界法王宗喀巴大師創建甘丹寺後,晚年長住這個寺中,所以就稱這一派爲甘丹派。在藏文習慣的讀法上把甘丹比魯略爲"甘魯",一般人稱之爲"格魯",以至稱它爲"格魯派"了。相沿成習,本無别的用意,並不像後人臆測認爲大師有别樹一幟之意。據格魯派大德們的傳說,說法王宗喀巴大師一派,得到甘丹派之名,早在迦當時期,已被預言過。如迦當全集師法第二十六品未來授記品中"最後正法火,由'名稱'重燃,作無量利樂,斯即'勝處士'";指偈中第二句是暗示大師之號,"勝處士"指甘丹派,是由寺名安立宗號之意。

  西藏後弘期佛教中的盧梅大師,臨赴藏時,拉勤貢巴饒塞大師,贈以自己曾經戴過的黄帽一頂,且囑咐說"汝戴此帽,可憶念我"。由於這件事情,後來持律的大德們,都戴黄帽。當法王宗喀巴大師出世弘化時期,因藏地戒法久衰,有志重興,遂依古代持律大德的密意,也用黄顏色的帽子,作爲戒法重興的象征,並且成爲一家的標幟,因此,稱大師一派爲黄帽派。
  

格魯派的寺院


  甘丹寺系藏傳佛教格魯派所建的第一座寺廟,它由格魯派創始人宗喀巴於1409年始建於拉薩以東57公里的達孜縣汪固爾山上。該寺主持藏語稱"甘丹赤巴",意爲法台。宗喀巴是第一任甘丹赤巴。他圓寂後,由其弟子賈曹傑、克珠傑等相繼擔任甘丹赤巴。他們三位通稱"師徒三尊",備受尊崇,其造像被供奉在格魯派各地的寺廟中。甘丹寺有兩大紮倉(經學院),即廈孜紮倉和絳孜紮倉,從第四任法台起,即由這兩個紮倉的負責人(法王)輪流接任。甘丹寺共有23個康村(意爲"按家鄉地域劃分的組織")和20個米村(即僧人小組,爲康村下屬基層組織),康村一般由小經堂、僧舍、廚房、倉庫等組成,寺内僧眾一般按地區分别安排在各康村和米村中。

  哲蚌寺位於拉薩西郊更培烏孜山下,它曾經是拉薩三大寺中規模最大的寺院,也是格魯派六大寺中最大的寺院,僧人最多時達7700人。哲蚌寺由宗喀巴的弟子降央曲傑(1379--1449)於1416年創建。哲蚌寺4個紮倉中,洛色林紮倉最大,可容納四五千人。其中阿巴紮倉爲密宗紮倉,其餘均爲顯宗紮倉。該寺中的甘丹頗章建於1530年,是第二世至第五世達賴喇嘛的居所,也是曆世達賴喇嘛的母寺。五世達賴在未遷入布達拉宮前,一直住在該寺。頗章分前院、後院,後院爲經堂部分,前院爲達賴喇嘛的宮殿。

  色拉寺由宗喀巴的另一位弟子釋迦益喜(1353--1435)所創建,他曾於明宣德九年被封爲大慈法王,故又通稱其爲大慈法王。他於1418年(永樂十六年)用他從内地帶回的財物在拉薩北郊烏拉孜山下建成色拉寺,直譯爲"色拉大乘洲"(簡稱色拉寺)。該寺由措欽大殿、三大紮倉、32個康村的經堂、佛殿、僧舍以及着名活佛策墨林、熱振等的拉章組成。寺内的三大紮倉分别爲麥紮倉、傑巴紮倉和阿巴紮倉。 紮什倫布寺,最初叫"康建曲批",即"雪域興佛"之意。位於日喀則市西的尼瑪山下。該寺建成後,改名爲"紮什倫布巴吉德欽卻唐皆南巴傑娃林",意爲"吉祥宏固資豐福聚殊勝諸方州"。"紮什倫布"是其簡稱,意爲"吉祥須彌山"。此寺始建於1447年,是由藏傳佛教格魯派創始人宗喀巴的弟子即一世達賴喇嘛根敦珠巴主持修建的。他是該寺第一位法台。後經歷代班禪的修繕、擴建,特别是四世班禪羅桑曲結堅讚的擴建,才形成今天的宏大規模。從四世班禪起,這里便成爲曆世班禪的駐地和主寺。紮什倫布寺占地約182公頃,總建築面積30萬平方米。全寺有脱桑林、夏孜、吉康、阿巴四大紮倉。主要建築有大經堂、漢佛堂、靈塔殿、強巴佛殿、曬佛台等。此外,還有僧舍、班禪堪布會議廳和十世班禪的夏宮德慶頗章等建築。

  塔爾寺,藏語稱"貢本強巴林",即"十萬佛像彌勒寺"之意。塔爾寺坐落在青海省湟中縣魯沙爾鎮,距西寧市26公里。初建於明嘉靖年間,據說寺址是藏傳佛教格魯派始祖宗喀巴(1357--1419)的誕生地。宗喀巴大師早年學經於夏瓊寺,16歲赴衛藏深造,改革佛教,創立格魯派,成爲一代宗師。傳說他誕生以後,從其剪臍帶滴血的地方長出一株白旃檀樹,有10萬片葉子,每片葉子上自然顯現出一尊獅子吼佛像,"貢本"(10萬佛像)的名稱即源於此。宗喀巴到西藏6年以後,其母思兒心切,捎信讓宗喀巴回來,但宗喀巴學佛決意不返,托其弟子捎去自畫像和獅子吼佛像,代其省親。還寫信說:"若能在我出生地用十萬獅吼佛像和菩提樹爲胎藏修建一座佛塔,就如與我見面一樣。"次年,其母與眾信徒秉承宗喀巴旨意,圍繞聖樹用石片砌造一座蓮聚塔(今宗喀巴紀念塔的雛形),内藏10萬獅子吼佛像。公元1530年(明嘉靖九年),大師仁欽宗哲在該塔以南修一小寺,這就是塔爾寺最早的建築。後經歷代修築、擴建、改造,規模漸臻宏偉。

  拉蔔楞寺位於甘肅省甘南藏族自治州夏河縣。拉蔔楞系藏語"拉讓"(拉章)之變音,其意爲嘉木樣"佛宮",沿襲至今。拉蔔楞寺坐北朝南,依山傍水。公元1709年,嘉木樣一世俄昂宗哲應青海和碩特部河南蒙古親王察罕丹津之請,返回故里,創建拉蔔楞寺,在200多年間經歷代嘉木樣大師的不斷擴充和發展,成爲安多地區的藏傳佛教重要的寺院。此寺有聞思學院、續部上學院、續部下學院、醫學院、時輪曆算學院和喜金剛學院。聞思學院爲全寺的中樞,它以顯宗爲主,着重研習五部大論,共設13個學級。醫學院除培養藏醫外,還專門研究藏醫、藏藥,並配制藥方,設有門診部和制藥廠。時輪曆算學院主要研究天文、曆算。

  隨着格魯派的發展,除了甘丹寺、哲蚌寺、色拉寺和紮什倫布寺這"衛藏四大寺"外,格魯的寺廟也擴展到廣大邊遠地區。

  大師的法嗣喜饒僧格的弟子堆·喜饒桑布,得師傳授密法,後在阿里修建達磨寺,以後發展到桑噶、穀格、咱讓等地,樹立大師良好教規,發展格魯派。

  大師的再傳弟子麥·協饒桑布,曾任色拉寺副講,其講風完全遵守大師規制,本人也嚴守戒律。經袞勤·降森巴勸請,他回朵康,改建昌都寺,首弘大師教法於康區。他有弟子甚多,廣建寺宇,使格魯派遍於號稱爲六岡、六絨、六雪、三茹的整個朵康地區,各地皆有其傳承系統。

  第三輩達賴索南嘉措在康南理塘主持修建黄教的第一座寺院長春科爾寺。公元17世紀時因始汗統治了衛、藏、康,爲了鞏固他的統治地位,幫助黄教建立寺院。公元1662年五輩達賴就派霍爾阿旺然吉赴康,在康北甘孜修建了黄教第一座寺院甘孜寺,以後發展爲十三寺,先是第三輩達賴索南嘉措赴蒙時,路經青海湟中縣,此處爲宗師誕生之地,立有寶塔。甲穹紮寺爲宗師母寺,遂使戒師沃色嘉措建立藏袞紮倉,住持數任後發展爲顯密兩院和醫學院(1560-1579)。後又發展擴建爲塔爾寺。1577年命名爲袞繃降巴林寺。

  降仰·協巴多吉(1648-1722)爲宗師法嗣根敦嘉措的弟子,1710年他赴甘肅夏河縣修建顯密六個紮倉的大學院,即有名之拉蔔楞寺。

  此外,大師的法嗣在青海還修建有敦隆寺、色闊寺,在内蒙的多倫爾寺等等。
  

格魯派的教法

 
喇嘛
喇嘛
  格魯派是在噶當派的教義思想和行持作風的基礎上發展起來的,稱爲新噶當派。其教義整個包括在宗喀巴對宗教改革的綱領中。

  爲什麼要改革?公元14、15世紀時薩迦派與噶擧派爭奪權力,戰火不熄,時局極爲紊亂。因此,寺廟組織渙散,戒律松馳,僧人無人約束,不念經,不修法,反娶妻生子,放盪自恣。

  如何改革?宗喀巴提倡聞、思、修:先聽聞經教道理,然後思其意義,最後才依之起修。所以首先是聞思,聞思就是學習。

  如何學法?宗喀巴說佛一代言教總起來不過教證二法,無論大乘小乘一切教法均攝在經、律、論三藏之中,一切證法均攝在戒、定、慧三學之中,因此學佛不能輕經教,抛開三藏,故提出"三藏未可偏廢,三學必須全修"。

  其次是修,所謂修就是指戒、定、慧三學。戒律是佛教的根本。宗喀巴說口稱大乘行人若不守護清淨律儀,去惡行善,連輪回也出不了,何況大乘。然後是定、慧二學,定就是約束自心不讓散逸,慧就是增長智慧不昧於解脱之道,故無戒不定,無定不能生慧。定、慧二學就是講學習修持。

  宗喀巴規定學習五部大論:戒-《律經》, 定-《現觀莊嚴論》(談菩薩修行證果),慧- 中論(佛教的最高哲學思想),因明(鍛鍊邏輯思想、抉擇正見),俱舍(辯諸法性相爲佛學入門書)。

  寺院規定僧人必須讀完顯教的五部大論,先學何經,後學何經,何時完結,均有詳細的規定,顯教學完考格西後,才能進上下密院學習密乘,密教先學事相如擺供設壇等,然後才學灌頂實修。

  宗喀巴在顯教方面噶當提出《道炬論》,先修出離心,後修菩提心,由小乘到大乘,由顯教入密乘,分三士道。他本着這種思想,加入了中觀正見,成爲道之三要,造《菩提道次第廣論》,概括了三種士夫修學顯教整個過程。

  在密教方面,噶當雖有密法,但未廣傳。宗喀巴闡發密乘精要意義,提出許多實修方便,造《密宗道次第》對學習密教的過程詳作規定,特别是規定無論顯教、密乘均須按規遵守律戒,這樣就形成了獨特的風規,奠定了格魯派的基礎。
  

格魯派的特點

 
轉經筒
       轉經筒
  格魯派是在噶當派的教義思想和行持作風的基礎上發展起來的,稱爲新噶當派。宗喀巴大師如何發展了噶當派?在顯教方面噶當提出《道炬論》,先修出離心,後修菩提心,由小乘到大乘,由顯教互密乘,分三士道。大師本着這種思想,加入了中觀正見,成爲道之三要,造《菩提道次第廣論》,概括了三種士夫修學顯教整個過程。尤以在止觀方面更有精辟闡述。

  在密教方面,噶當雖有密法,但未廣傳。大師闡發密乘精要意義,提出許多實修方便。由於無上瑜伽方面對幻身光明的修法提出不共教授,造《密宗道次第》對學習密教的過程,詳作規定,特别是規定無論顯教、密乘均須按規遵守律戒,這樣就形成了獨特的風規,奠定了格魯派的基礎。

  在見地方面,大師得薩迦派僧仁達瓦的幫助,通達了中觀應成派見。藏傳佛教教派除格魯派外,還有寧瑪、噶擧、薩迦、覺囊等諸派承認世俗性空、真如本性、如來藏屬勝義不空、勝義有論。大師提出應成派見,認爲無論勝義、世俗皆是由分别心假名安立,除假名外皆非實有,成立畢竟空說。格魯派本着中觀應成派立論提出了與其他派别不同的八點作爲本派特點:

  (1) 不許有阿賴耶識。

  (2) 不許有自證。

  (3) 在勝義雖不可得,在世俗中施設外境是有,不破外境。

  (4) 立敵共許所依法,不必言陳盡同,故不取自立之因而立量,隨顺他宗說應成語,亦成正比量。

  (5) 三乘各自資糧道中即生一切法無自性見,各自得聖道即已是一分證二無我。

  (6) 執諦實以三毒一分爲性,非所知障而爲煩惱障。故執實屬煩惱障。

  (7)滅法待因而生,故是有法。

  (8)因滅法有故,過未二者非有爲非無爲,現在成就是實(一般承認滅法是無爲)。

  立此三遮五立以别於他宗。立緣起理,不許另立實體,不許阿賴耶,不許有自證,不許無外境,此三者均爲遮破唯識之說。破賴耶,破自證分,即破識有實體,凡屬待不待名言安立,而有者則爲有自性,有自相皆是所破,如本覺、覺性、如來藏等皆屬應破之列。但這里有個問題,就是業果所依的問題。應成派以外他宗均承認業果所依必是實體(實事),若不是實體,諸法刹那生滅,所依亦隨之生滅,那麼如何來保持業果不失。所以小乘承認極微或五蘊爲實體,爲業果所依;大乘唯識承認阿賴耶識爲所依;中觀自續承認意識流(識相續)爲所依,而應成派說業果所依亦是依於蘊上唯由分别安名之"唯我",從而引起我想,我造如是業,我受如是果。因緣和合安立假名,自有業果作用,不須另立所依實體。若先立一個實體即爲自體有,不須觀待安立名言即有,破壞唯名假立的緣起學說。那麼要問這個分别心是什麼,應成派答複說分别心亦是由分别心安的假名,都無實事。一切法都是由分别心、安名處、假名三者因緣和合安立而生,因緣散後歸空,這假名的業果所依豈不亦隨之斷滅,如何能保持其連續性?說一切萬法皆分别心安立假名,即使"涅盤"、"勝義"亦是分别所安假名,這分别心和安名處在未安名前又在何處?是否突然而有?分别心安的假名,這能安立者又者誰?諸法變了,分别心是否隨之而變?總之,從前世到後世,從凡夫到成佛中間必然有一個不變的分别心作爲根子不動,才能保證貫徹始終。所以要承認有一個有實體能統攝萬有之真性,此性爲體,分别心爲其用,用雖隨緣而體不變。當然,"實有爲中觀之所應破",但亦要承認是有此真心。萬法安立假名者是此心,無明實執的也是這個心,業力負荷者也是此心,任持前因後果的規律性而不斷的也是這個心,悟後轉成佛智都是這個心,故攝萬法皆爲一心。佛與眾生本是一心,由於無明實執障複而不顯了,隨着險障去執,本性功能逐步顯發出來,從分别心轉成一切種智都是此一心,若非此心,豈另來一心?故迷悟染淨的根本均是一心。此心是實有,非安立而有。是本分天真,任運成就,非是造作。此本性真心看不見、摸不着,隻有現量親證,不能以比量可以推測,再精細的邏輯,無懈可乘之論證,都推斷不出,若不能親證則憑佛語經教得知,此真心是萬有的總體,或稱法界,或稱涅盤,均非空無,佛說涅盤最真實。《法界讚》中說:"凡是佛所說,宣講空性義,皆爲滅煩惱,非謂滅法界"。

  有此真心,緣起性空皆能建立,心性空,空是體,體無生滅,緣起即體之用,用有生滅。性空出緣起,緣起歸性空,故證佛智能有二現。佛智分爲如所有智和盡所有智,如所有智緣空性勝義,盡所有智雙緣二諦,佛證空性,入空性定,二現沉沒緣起歸空,佛從定起,二現起現,緣起又生。由於佛已證空性,了知緣起如幻,能現空雙運,但證明佛入空性定,並非無心,出定後佛仍有知,二現前後均是一心,非另有心,也不成斷滅,不隨二現起沒變化,故此心是真心,是無爲性。同時也證明緣起性空(空有)是一直存在的。

  盡法界是一個大緣起網,縱經塵沙劫數而緣起因果毫不紊亂,其中必有一綱爲之連貫,緣起千千萬萬,而真心隻有一個,這就是自心本性。

  再從緣起性空的關係來看,此心是空性故緣起能依空而生。本派亦說空性雖是無爲、不動,而是有法,"滅諦待因而生,故是有法"。此空有隨緣之性,能爲緣起所依。不過他們說爲空性,别派則說爲法界,無始以來業果因緣支分,必然包在此大空法界之中,隻是緣起沒有聚合,未曾出現,未安立名言,我們不知其"有"而已。所以謂之甚深空性,不可思議。若說凡不待分别安名的皆是無有,即在本派亦不許空性之中全無所有,隻承認空的是實執,不空緣起。故說未安名言者皆說爲無,這是斷見,是撥無因果。

  即以二諦雙融來看,二諦雙融亦在此一心之中。緣起顯現有,是在心頭上現;了知所現本空,亦是心上所了知,若無此心則誰現,誰知?故均歸結在此能現能知的一心之上。此能現知之心即是真心,當然指未起實執分别之心。真心非如木石是以覺知爲性。故此二諦雙融,即現空雙運如幻,凡屬心宗,皆所共許。

  中觀自續派許自心有真實成就,屬勝義有;中觀應成派許無論勝義世俗皆由名言的緣起安立而有,非是實有,而是性空。然應成派亦曾說除去煩惱實執則顯出空性,空性即清淨心,證清淨心即成佛,可見亦是承認有心的,而非絕對的空。

  歸結起來,格魯派認爲成佛證涅盤即證諸法法性、空性,爲勝義諦;寧瑪、噶擧、薩迦、覺囊認爲成佛爲見佛性、見自心本性、本有,爲勝義諦。在世俗諦上各派均同爲緣起性空論,在勝義諦上則兩種觀上尖銳地對立,一主空,一主有。這空有這爭在印度也持續了數百年之久,是一個懸而未決的問題。本來,說"空"是佛說的,說"有"也是佛說的,各有經論作爲根據,釋迦牟尼說法四十九年,在早期他說的四法印:苦、無我、無常、不淨,在涅盤時又一反前說,說常、樂、我、淨。可見既同爲佛說,即應皆是佛教而非外道。從歷史的角度來看,龍樹在前,無着在後,其間相隔一二百年。既有龍樹的空宗,何以又來無着的有宗?空、有二宗,號稱二大車乘,可見二宗是相輔相成,缺一不可的,這就是結論。




    註釋信息

    1
    0
    申明:1.雲南百科信息網的詞條資料來自網友(一些人是某學科領域的專家)貢獻,供您查閱參考。一些和您切身相關的具體問題(特別是健康、經濟、法律相關問題),出於審慎起見,建議咨詢專業人士以獲得更有針對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詞條(含所附圖片)系由網友上傳,如果涉嫌侵權,請與客服聯系,我們將及時給予刪除。3.如需轉載本頁面內容,請註明來源於yn.zwbk.org

    本條目由以下用戶參與貢獻

聯系我們意見反饋幫助中心免責聲明
Copyright © 2010 yn.zwbk.org 雲南百科信息網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證090285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