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创建词条
我的积分
我的空间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帮助
知识体系
编辑手册
云南百科信息网简介
使用本站指南
公共留言板
首页
阅读 次 历史版本 1个 创建者:少牧2011-10-18 16:05:13 最新编辑:草编的戒指2013-3-28 14:28:46
六诏统一
拼音:Liùzhao Tǒngyī
目录[ 隐藏 ]
唐时期疆域图
      唐时期疆域图
  云南历史重要事件,公元738年贞观时期,唐王朝扶持蒙舍诏统一“六诏”,建立以洱海为基地的“南诏国”,诏主皮罗阁被封为“云南王”,南诏历传13王,统治200余年。






简介

 
南诏古城
    南诏古城
   蒙巂诏越析诏浪穹诏邆赕诏施浪诏蒙舍诏六个大的部落,称为“六诏”。其中,蒙巂诏在今巍山县北及漾鼻县地,越析诏在今宾川县地,浪穹诏在今洱源县地,邆赕诏在今洱源县邓川,施浪诏在今洱源青索,蒙舍诏在今巍山县地。因其位于诸诏之南,蒙舍诏又称“南诏”。
 

  

唐王朝抚诏南诏的原因

 
  南诏与唐朝的关系是中世纪西南地区民族关系的重要一页。南诏与唐朝的关系经历了曲折发展的历程,从唐朝积极扶持南诏统一洱海地区、册封皮罗阁为云南王到天宝战争,而后又重新走近、实现贞元会盟,再到后期的和战,利益所在是导致双方关系演变的动因。在这一过程中,唐朝西南边吏的个人因素起了重要的作用。南诏虽在对唐朝的战争中胜多输少,但并没有打出西南、逐鹿中原的想法,这一点有着深刻的历史、现实与西南地区世居民族特有的思维和行为方式等原因。

六诏简介

蒙巂诏

  蒙巂诏,唐朝前期云南的一个部落,六诏之一。在今云南巍山县北及漾濞彝族自治县地,中偏南。唐朝设置阳瓜州,以蒙巂诏王世袭阳瓜州刺史。其王雟辅首死,无子,弟佉阳照继位;佉阳照死后由儿子照原继位;照原在位年期不明,大约处于唐玄宗时期。照原后来失明,当时其子原罗在南诏当人质,南诏王归义(皮逻阁)欲吞并蒙雟诏,把原罗放还蒙雟诏,国人立原罗为王。数月后,南诏指使人杀死照原,驱逐原罗,吞并了蒙雟诏。

越析诏

  越析诏,唐朝前期云南的一个部落,六诏之一。在今云南宾川县地,位于六诏之东。唐朝设置越析州,以越析诏王世袭越析州刺史。豪酋张寻求与越析诏王波冲之妻通奸,更杀了波冲。唐剑南节度使召寻求至姚州,杀了寻求。部落无人领导,于是连同土地归附南诏。波冲兄子于赠不同意,与一些部众渡泸水,走到龙佉河建邑。后来南诏进侵,于赠战败后投泸水死,政权灭亡。

浪穹诏

  浪穹诏,唐朝前期云南的一个部落,六诏之一。在今云南洱源县,位于六诏西北。唐朝设置浪穹州,以浪穹诏王世袭浪穹州刺史。丰时、罗铎、铎罗望、望偏、偏罗俟、俟罗君父子相继为王。铎罗望在父王罗铎死后继位,亦被唐朝封为浪穹州刺史。曾与南诏发生战争,不胜,率部守剑川,改称剑浪。俟罗君(《新唐书》称罗君)时,后来南诏击破剑川,虏俟罗君,把他徙置永昌(今云南保山),浪穹诏亡。

邆赕诏

  邆赕诏,唐朝前期云南的一个部落,六诏之一。在今云南洱源县邓川,位于六诏之西。唐朝设置邆备州,以邆赕诏王世袭邆备州刺史。邆赕诏王丰咩被唐御史李知古所杀。 其后,咩罗皮、皮罗邆、邆罗颠、颠之托相继为王。颠之托(《新唐书》作颠文托)在父王邆罗颠死后继位,在位年期不明。南诏后来攻占野共川,颠之托被俘虏,徙置永昌(今云南保山),邆赕诏亡。 

施浪诏

  施浪诏,唐朝前期云南的一个部落,六诏之一。在今云南洱源县青索,位于六诏东北。唐朝设置舍利州,以施浪诏王世袭舍利州刺史。施浪诏王施望欠,住在矣苴和城。他后来与咩罗皮合攻南诏,不胜,更被南诏进兵威胁,施望欠与族人逃到永昌(今云南保山),把女儿献上南诏王乞和。施望千是上任王施望欠之弟,望欠被南诏击败后,望千逃到吐蕃,被吐蕃立为诏(王),在剑川建立根据地,有众数万人,死后由儿子千旁罗颠继位。施浪诏后来被南诏灭亡,千旁罗颠逃到泸北,有子孙在吐蕃。

  《新唐书》称千旁罗颠是望千(施望千)之子,而《蛮书》则无千旁罗颠此人,书中记载施浪诏末代王为傍罗颠,是千傍之子、施望千之孙;千傍是施望千之子,末代王傍罗颠之父。

蒙舍诏

  蒙舍诏,唐朝前期云南的一个部落,六诏之一。细奴逻在魏宝山被当地彝族推举为彝族首领创建蒙舍诏,因处各诏之南故又称南诏。唐开元二十六年(公元738年),皮逻阁完成了统一六诏的丰功伟绩,因“破河蛮”有功,皮逻阁被敕封为“云南王”。次年,皮逻阁迁都太和城(今云南大理太和村)。
 

六诏统一的传说——火烧松明楼

 
  唐开元年间,洱海区域撑控在六诏手中,这六诏分别是:蒙舍、蒙禹、浪穹、施浪、邓赕、越析,六诏之中,蒙舍最强,又得唐王朝扶持,诏主皮逻阁想吞并其它五诏,又怕五诏联手反抗,于是想出一条毒计。

  六诏本是同宗同祖,开元26年,皮逻阁开始用松明在龙于图山下(今巍山境内)修建了一座四层高楼,同年星回节前几天松明楼建成。于是,修书邀约其它五诏诏主,于星回节这天到松明楼祭祖。其中邓赕诏(今邓川一带)诏主之妻柏洁夫人慈善,为越析诏野共川人氏,天性聪慧,早怀疑细奴逻有阴谋,苦劝其夫别去,力劝未果,临别时便拿出一只娘家陪嫁的铁钏戴在丈夫手臂上,说道:“此为吉物,能佑我夫妇早日相见”又嘱付侍卫,见机行事护好丈夫,然后挥泪而别。

  星回节这天,五诏诏主风尘朴朴,如约来到松明楼,蒙舍诏诏主皮逻阁早已相候,开始祭祖之典,众人见松明楼十分宏伟,祭典又十分隆重,先前的疑惧之心便去,再不疑有它。祭典之后,皮逻阁便邀众人登上四楼入宴,酒宴十分丰盛,众人疑心早去,开怀畅饮,宴间皮逻阁装醉离席,下得楼来,手下便将每一层楼门通通锁死,皮逻阁一声令下,便即纵火,那楼本是松明建成,极易燃火,一时间火光冲天,待得楼上众人惊觉要逃,楼门早已锁死,又如何逃得出去。风助火势,越烧越猛,一个时辰过去,火势消去,楼上五位诏主,包括各诏主侍从,及服侍的下人,通通都成了焦骨。

  第二日,皮逻阁遣人飞报各诏诏主家属,说是众诏主在松明楼酒醉失火,不幸全部遇难,请到龙于图山下认尸,各诏家属呼天抢地昼夜兼程赶到龙于图山,待得到时,只见满地瓦砾焦骨,又如何认得出谁是本诏诏主,众家属不由得又是一阵哭号,皮逻阁也假意落泪,叫人前去相劝。正在这时,只见一年轻妇人,抢到焦土瓦砾中跪下,默不作声,双手在瓦砾焦骨中乱掘乱翻,不一会,十指已是鲜血淋淋,突然她停下来,抱住一具焦骨,双手抚着一只烧黑的铁钏失声痛哭:“夫君啊,我说这铁钏能令你我夫妇早日相见,看来这铁钏真的有灵啊,只是这相见与不见又有何分别呢?”这正是柏洁夫人慈善,她带来的侍从早已上前相扶,亦有一个侍从在旁给别人讲了她给其夫戴铁钏之事,皮逻阁在旁听了,不觉暗暗称奇,又见慈善容貌端庄清丽,不由动了心,慈善认了尸,扶灵而去,余下众人无法认尸,只好胡乱捧了一些焦骨,号啕而归。

  慈善回到邓赕诏,知道皮逻阁不久将来犯,一面缟素守灵,一面命将士筑城严备,不几日,皮逻阁果然威逼利诱各诏归附,其余四诏经此大变,早已无力抗拒,就有抗拒之人,又何以能抵抗强大的蒙舍诏,便逐一归附了皮逻阁,而皮逻阁对邓赕诏却施了一招“说亲”,慈善对来使说:“告诉你们大王,一个女人怎能嫁给两个丈夫呢?死了这条心罢。” 逐了使者闭城坚守,皮逻阁大怒,派兵攻伐,慈善缟素上阵,亲临指挥,城中将士拼死守城,坚守三月,城中钱粮渐尽,这时皮逻阁再次派人劝亲,慈善想到城中钱粮已尽,再战下去,百姓自是没了生路,沉吟许久,道:“使君请回,待我明日回话。”第二日,慈善派人与皮逻阁道:“大王英武,承蒙厚爱,此事可允,只是得待慈善为夫守节满一年,也不枉了夫妻一场,君若有心,自当退兵,9个月内不得来犯,如君威逼,妾不惜以死相拒。” 皮逻阁见她如此,爱惜之心更甚,当下答允,着即退兵,一年内果不再来侵扰。

  同年,皮逻阁见六诏尽在手中,邓赕诏仅剩孤城一座,便封国南诏,又举兵灭了其它数十个小诏。至此,云南大部及贵州、四川的部分领土尽入南诏版图。并囊括了今越南、缅甸等国部分领土。

  时光如梭,转眼又是星回节,慈善为夫守节一年已满,那皮逻阁自是派了清平官带着聘礼来提昔日之约,慈善说:“转告大王,妾还有一不情之请,明日妾将到海上为我夫君向海神娘娘祷告,以佑他在天之灵,此事一毕便即与大王完婚。尚有一事,亦望大王答允,大王已得六诏,三年内不得加赋于百姓。” 皮逻阁大喜,便即答允,并提出明日将陪慈善一同出海祷告。

  第二日,洱海上一艘大船徐徐前进,那船头站着身穿白色孝衣的慈善,右臂戴着那只铁钏,面目憔悴,却又掩不住其美艳;满脸哀色,目光却十分平静,身旁两个侍女相扶。身后站着的便是按捺不住满脸喜色的皮逻阁,皮逻阁身后是数十个侍卫及主持祭典的阿叱力僧,船中摆满各种祭祀用品,船行到了海中央,或许是巧合,天色突变,狂风怒吼,海上起了大浪,船随波浪左摇右晃,船中众人心中骇然,众侍卫和婢女准备拉了皮逻阁和慈善进仓躲避风浪,忽听慈善高声说道:“夫君,夫君等着我,今日我就来和你相会了,说毕纵身一跃,跳下船头,侍卫、婢女还有皮逻阁大惊之下纷纷伸手去拉,皮逻阁拉住了慈善臂上的铁钏,那下坠之力何其之大,一扯之下,铁钏挣脱,侍卫、婢女眼看都拉住了慈善衣角,却听哧哧数声,衣角裂了,细看时,手中尽是纸片。皮逻阁这才明白,慈善早存投海殉夫之心,知道别人必会阻挡,是以特制了这一纸制孝服,皮逻阁心下惶惶,往海里看时,只见层层巨浪,哪里还有慈善踪影。待得大约半个时辰,风云才渐渐散去,皮逻阁命人跳入海中寻找,忙了大半日,一无所获,只好转船而回。

  是日,南诏百姓惊闻此事,俱念慈善贞烈,又感其仁爱,纷纷沿海寻找慈善,却只见茫茫海天,于是有人说:是海神娘娘感念其忠烈,接了她到天上与其夫相聚去了,又有人说:慈善本就是海神娘娘的化身,若不然哪有这般美丽仁爱。自此,大理民间经常有自发的环海游活动。听说便是去寻找慈善的踪迹去了。

  事后,皮逻阁亦感其贞烈,深感悔意,于是赐号为“宁北妃”,其城封为“德源城”,又命将铁钏与其夫同葬。同时下诏“举国三年之内赋税减半”。百姓知这是慈善之功,更加感怀,自此每年星回节那天,即农历六月二十五日,南诏民间百姓皆用松明扎成楼形焚烧,以纪念邓赕诏主动和柏洁夫人慈善,年年如此,从不间断,渐渐形成了白族的传统节日,这就是火把节。

    注释信息

    1
    0
    申明:1.云南百科信息网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yn.zwbk.org

    评论评论内容为网友展开的讨论,与本站观点立场无关[去知识社区发起新话题]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yn.zwbk.org 云南百科信息网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