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作网站登录

云南百科登录

阿庐古洞的传说

2011-10-31 云南旅游网浏览1502次

  说很古很古以前,在今天的泸西境内,居住着彝族的先民——东乌蛮。在那些参天蔽日的原始森林和光怪陆离的山隙岩穴之中,大大小小的部落星罗棋步。他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刀耕火种,逐水草,撵山林,冬天深山狩猎,兽皮裹身,夏天水中网鱼,树叶摭体,靠天谋食,以武力求存。为了扞卫山场水域,开拓地盘,争夺财物,部落之间经常发生血腥的厮拼仇杀。


  这天,卢鹿部在与其它外族的争夺战中,由于敌众我寡,经过连日的战斗,死伤重大。他们在酋长的带领下,且战且走,不幸陷入敌人的重重包围之中,多次拼死突围无效,在最后一次突击中,全军覆灭,酋长卢鹿也英勇战死,卢鹿的妻儿失散于乱军之中。


  卢鹿的妻子卢氏与族人失散后,怀抱着儿子阿庐,躲进一个隐蔽的石洞。她看着怀中依然熟睡的婴儿,耳听洞外敌人四处搜索的吆喝声,清醒地知道,要不了多久,敌人就会追到这里,只要一发现洞口,母子俩万无活命的机会。


  “如何是好?”卢氏左思右想,权衡利弊,心中打定了主意。她把怀中的儿子放在一堵岩石后面,扯下腰间的围腰,轻轻地盖在婴儿身上,喃喃地说:“苦命的儿啊!不是做娘的狠心,只有舍了娘这条命,才有可能留下儿的小命,娘走了,你听天由命吧!”说完,揩了揩满脸的泪水,珍爱地看了看仍在睡梦中的儿子一眼,一咬牙,头也不回地奔出洞来。


  一出石洞,强烈的阳光刺得她一时睁不开眼,只听耳边传来几声时断时续低低的啼哭声,她顾不得强光刺眼,连忙顺着哭声找去。


  在一蓬苦刺后面,有一具血淋淋的尸体,在尸体旁有一个襁褓中的婴儿奄奄一息,若有若无的啼哭声就是从这里发出的。她定睛一看,认出那具尸体就是阿吉的妻子,那个婴儿就是阿吉的女儿阿凤。卢氏连忙从地上抱起小阿凤,嘴对嘴地送了几口气,孩子缓过气来,抱着阿凤又回到石洞中,把阿凤和阿庐藏在一处。然后撕下后衣襟,咬破食指,将二小的名字写成血书,藏在阿庐身上,毅然走出山洞。


  卢氏离开洞口不久,就被追兵发现了。她奋力朝一座悬崖上攀去,故意引开敌人,横下民来,舍命救好后代。


  站在崖顶,脚下是风起云涌的万丈深渊,她凝视着那浮云飘飘的天际,眼前又闪现出卢鹿部族金戈铁马的征战场面和惨烈撕拼的喧啸,耳边又仿佛听到了丈夫卢鹿的深情呼唤。此时,追兵已追到悬崖脚下了,只听见一个嘶哑浑浊的声音在喊:“妈的,这个婆娘是个美人儿,怪惹眼的,抓个活的,擒回去受用。”


  “苍天在上,若天不灭我卢鹿人,请护佑阿庐、阿凤。卢鹿,我的夫君,我来了!”说完,卢氏纵身跳下悬崖。这悲壮的一幕惊呆了刚才还气焰嚣张满嘴淫语的追兵。


  说时迟,那时快,山洞中猛跳出一只黑色神虎,发出一声穿云裂石般的长啸,吓得追兵只恨爹娘少生了两只脚,没命地四散逃窜。


  从此以后,这只黑虎就用它的乳汁哺育着阿庐、阿凤这双儿女。二婴儿渐次长大,他们真正成了虎儿虎女。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十多年一晃而过,阿庐、阿凤长大了。阿庐长得度头度脑,一双虎眼虎虎生威;他高大魁梧,虎背熊腰,手脚矫健,如猱似猿。阿凤却长成一个婀娜靓丽,亭亭玉立的美貌少女。二人自幼相依为命,朝夕相处,一个阳刚,一个娇柔,水到渠成,瓜蒂自熟,终就结成了一对夫妇。


  阿庐时刻不忘复仇,他招集旧部,拢络收服了周围武艺高强的九个山王和十八个聪明伶俐的女主做心腹,拥有蛮兵三千,号称阿庐部,立志重振卢鹿部当年的威势。


  阿庐部逐渐强盛,据说,大理段氏也莫能制之。


  在一次与其它部落的战斗中,阿庐率领九员大将前去迎敌,杀得对方大溃而逃,他们旗开得胜,首战告捷。将士们昼夜兼程,不顾风吹日晒暴雨淋,一路从五曹走到白腊山。为了让将士们休息休息,以便恢复体力,阿庐派自忆的妻子阿凤亲自上山守哨。


  阿凤拖着疲惫的身子,一边放哨了望,一边收拾清扫驻地。不料敌人忽然来偷袭,杀喊声骤起,阿凤慌忙中不慎跃倒,不偏不依,端在手中的一盆污水泼在了首领的宝刀上,宝刀发出“嘶”的一声,收光敛芒,隐去了锋锐,宝刀失灵了,再也不能斩金断玉,削铁如泥,飞腾空中取敌人首级了。


  将士们刚刚惊醒过来,仓促应战,一时之间难以形成有效的抵抗,加上首领的宝刀失灵,士气受损,大大地影响了斗志,给敌人以可趁之机,于是只好边战边退到一个海子边。


  前有海子,一片汪洋,波浪滔天;后有追兵,杀声震天,风云变色,他们不得不北水而战。形势极为严峻,稍微不慎,难逃全军覆没的下场。阿庐一边命令九员猛将上前迎敌,阻住敌人追兵;一边命令十八个能战善舞的女将连夜赶搭三十六道浮桥,让部队过海。


  这一夜,阿庐焦心如焚,他不时拼死撕杀,阻击敌人,不时跑到海子边催促搭浮桥的速度。他扪心自问:“难道我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基业就这样完了吗?”他问苍天,天宇茫茫寂无声,问星星,星星忽忽闪闪装聋作哑,问大地,大地沉默无语。


  风声夹杂着马的嘶叫,人的呐喊,兵器的撞击,灰尘的飞扬,沙石的呻吟,地皮的颤抖,一阵阵猛击的鼓声,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沉重。阿庐知道他的九员大将已经是豁出去了。但因敌强我弱,仍然无法阻止敌人猛烈的攻势,生死存亡迫在眉睫,刻不容缓。


  现在唯一的微型机就是浮桥,三十六道,六六大顺,缺一不成。他惶急而丝毫不出差错地仔细清点,已搭好三十四道了,第三十五道正在紧张地搭建中,而十八个女将已汗湿裙衫,气喘吁吁。


  “第三十五道浮桥搭好了,只差最后一道,一线生机尚在,六六三十六,六六大顺,顺利突围,重整旗鼓,卷土重来……”阿庐的心绪难以来静。


  “喔!喔——!”雄鸡欢叫,晨曦初露,天光微微开启,这是多么美妙的一天的起始。但此时此刻,它是死神,是魔鬼,是恶煞,一切美好将化为乌有。


  在雄鸡的啼叫声中,伴随着东方鱼肚般的鳞白,顷刻之间山河凝固,大地僵死,海枯了,石烂了,刚奔到海子边的九员大将变成了雄峙的山峰,海子陷入地下,成为了地河,十八个美女化作了十八个风光旖旎的地下洞穴,这就是泸西境内奇景天成的“九峰十八洞”。


  后来人们就把这一部落称做“阿庐部”,把阿庐部盘踞的山岭叫做“阿庐山”,把阿庐部立桩科的寨子起名叫“阿庐(路)法”,把阿庐部居住的石洞誉称“阿庐古洞”。


  《方舆汇编·阿庐山部索考》称:“阿庐山,在广西府(今泸西县)城西三里,山下旧为阿庐部。”


  有民谣生动描述了这块彝族先民繁衍生息的吉地:


  九山十八洞,


  洞洞十八家,


  家家十八个,


  个个抱娃娃。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广告服务  
投稿及联系邮箱:yunnanbaike@163.com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