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作网站登录

云南百科登录

“篮球女孩”钱红艳 在安安静静中不慌不忙地坚强

2014-9-19 云南网浏览617次
       “篮球女孩”钱红艳今年19岁,她用出色的成绩再次回到人们的视线,就像蚕蛹破茧般再次带来满满的温暖与感动。

  9月1日,钱红艳在云南省第十届残运会女子100米蛙泳比赛中,以1:56.96的成绩获得冠军。这是她第三次站上最高领奖台。

  她曾在2009年云南省第九届残运会上夺得3枚金牌,在同一年的全国残疾人(18岁以下)游泳锦标赛中夺得1金2银。

  “篮球女孩”这个绰号,要从一场不幸的车祸说起。2000年10月,家住陆良县马街镇的钱红艳在一场车祸中被卷入车底,年仅4岁的她骨盆以下被完全截肢,失去了双腿。

  从此,钱红艳的人生轨迹因这场意外而改变。爷爷将旧篮球剪开一圈,套在她身体下面,走路时,她就用一双小手拄着特制的“木手垫”,“一步一步”地挪动身体,开始了借用篮球行走的生活,也因此得到了“篮球女孩”的称呼。

  未来,她能在游泳的路上走多远?对钱红艳自己来说,“我能做的就是尽力而为”。

  不过,教练们相信,只要坚持,这个已经创造了奇迹的女孩儿,还会创造出更多的奇迹。

  眼前的钱红艳突然纠结了起来,双手捂着脸。起因是,我们要详细采访她写篇长文章。她很坦然地告诉我,每次采访心情都不好,真的不喜欢这样。

  对于游泳训练时的各种艰辛不易,她说得不多,“我觉得那些东西都还好吧,能克服”。

  某种意义上,这个19岁的女孩已经成了社会正能量的代名词,人们透过她看到的是一种生命力的象征,从而获得面对困难的勇气。

  车祸

  让她失去了双腿


  9月16日上午8点半按约到关上的游泳馆采访,钱红艳坐在轮椅上,已经和教练一起等候多时。她先从轮椅上把代替篮球的套子放在地上,再将家人为她特制的“手垫”放在地上,然后,用有力的手臂把身体放在套子里,撑着“手垫”,慢慢挪到二楼。我站在后面看着她的背影,眼睛湿了,是满满的感动。

  2000年10月21日下午,一辆装有化肥的大货车飞驰而来,无情地碾断了钱红艳的双腿。这一年,她只有4岁。

  多年后,钱红艳回忆当时的情景:“就在我们门前的那条公路上,因为一只鞋掉路中间了,我去捡,然后就出车祸了。”

  父亲钱礼明发现时,车祸已经导致一死一伤,大一点的孩子当场就死了,钱红艳重伤。“看到她两条腿都压碎了,然后抱起来,那个时候已经休克了。”

  六神无主的钱礼明赶紧把女儿送往县里的医院,几个小时过去了,小红艳总算脱离了生命危险。

  可是还没等大家松口气,医生的话就像晴天霹雳般在耳边炸响。“医生问,要保命还是要保腿?保腿的话要把那个止血的拿掉,保命的话就不需要拿。”

  接下来,就是一场对钱红艳对家人都近乎折磨的手术,过后,他们不得不接受截肢这个残酷的现实。“很痛心的,看到那个场景太惨了,以后的日子她怎么过啊。”钱礼明多年后回忆,仍是一脸痛苦。

  从医院回家后的半年时间里,钱红艳不能下床,甚至不能长时间坐着,麻药药效过后,红艳疼得整夜睡不着觉。

  看着只有4岁的女儿,受这样的折磨,母亲周焕苹几乎每天以泪洗面。更让人担忧的是,失去双腿后巨大的心理创伤,让原本活泼的小红艳变得沉默寡言。

  早年,她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看着有腿的孩子跑来跑去,想干嘛干嘛,蹦蹦跳跳的,就是很快乐,那时候就觉得老天对我挺不公平的。”

  为能让钱红艳走出屋子活动活动,跟其他小朋友接触,爷爷想了一个方法,将篮球对半裁开,正好可以将小红艳的身体塞进去,这样她就可以坐在篮球套子里,用双手支撑身体走路了。“后来就到处找篮球,用篮球给她套着在地上走,就这样,慢慢地走过了那几年,身体各方面,也慢慢地就恢复过来了。”钱礼明说。

  爷爷的这个主意,终于让钱红艳走出了屋门,重新站了起来,“篮球女孩”也因此得名。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能在视频上看到曾经的钱红艳套着篮球,还能和小伙伴们嬉戏的场景,甚至能从类似滑梯上滑下来。

  不过,5年间,她共用烂了8个篮球。

  游泳

  带来的新生活


  因为媒体的报道,钱红艳的境况迅速为大众所知。四面八方的爱心涌向了她。2005年1月,公安部出资10万元,派专人从云南把钱红艳接到北京,进入中国康复研究中心进行康复治疗,专家们还为她设计装配了双侧髋关节离断假肢,她穿上假肢后的身高是1.27米。

  也就是在中国康复研究中心这一年,钱红艳通过接触水疗,学会了游泳。“但那时年龄小,从未想过将来有一天可以往游泳方向发展。”

  2007年,第七届全国残疾人运动会在昆明举办。陆良县残联的理事长,带着钱红艳和其父亲到昆明看比赛。“印象特别深的是看到了钱慧玉,我们陆良来的残疾人运动员,比赛中她拿了金牌,心里就想或许有一天自己也能做到。”

  后来,在“云之南”青少年游泳俱乐部,钱红艳见到了云南著名的残疾人练游泳教练张鸿鹄,询问了她的情况有没有游泳的可能性?“当时张老师没说什么,只是让我回去继续上学,直到暑假后才通知我先来昆明看看。”

  “见到钱红艳的第一个感受就是,这个孩子一点笑容都没有,一句话都没有,冷冰冰的,但这就是残疾孩子的特点,特别是后天的致残,对一些孩子的影响比较大,与人打交道时老是低垂着目光,老是沉默寡言的,没有多少话与你交流。”这是张鸿鹄第一次认识的钱红艳。

  尽管如此,张鸿鹄从他多年发现运动员的经验里,看到了钱红艳意志品质最特殊的一面——能吃苦,就大胆地把她选入了俱乐部,所有费用全免。

  “开始我们一直不同意红艳去游泳,她自己也不愿意去,她想读书。”钱红艳的母亲周焕苹说,后来考虑到孩子即使读到大学毕业,工作还得自己找,结合孩子的实际情况,最后才决定送孩子参加张鸿鹄教练的游泳队。

  “妈妈叮嘱我好好学习,听老师的话。”钱红艳说,到昆明后,张鸿鹄把她交给了李克强教,2004年雅典奥运会游泳项目的银牌得主。“第一次见到李老师时,挺惊讶的,原来老师也是一个残疾人,就觉得很亲切。”

  自此,在张鸿鹄的鼓励下,钱红艳开始接受残疾人游泳训练,开始了一段崭新的“泳池人生”。

  付出

  异于常人成倍的艰辛


  “我得比其他孩子付出更多。”钱红艳在2011年接受《中国日报》采访时表示:“我就根本没法在水里浮起来,我总是呛水。”

  钱红艳对于自己第一次下水的情景记得很深刻。“更衣室换好游泳衣的时候,不好意思出来,特别害羞,想到周围都是健全人,没有一处疤痕,我穿起游泳衣没有下半身,屁股上又有疤痕,怕人家笑话我,不敢走到游泳池边上。”

  李克强进去给她做工作,人生都有第一次,迈不出那一步就不行。“我告诉她,很多东西不能只靠想,而是要做。身带残疾是命运的安排,只有接受现实的不幸才能创造新的机遇和奇迹。外面的一些人目光可能不是耻笑,而是钦佩,所有的残疾人都必须经历把肢体露在外面这一关。”

  父亲钱礼明和张鸿鹄也说了很多,钱红艳才慢吞吞地走了过去。

  “女孩穿着游泳衣,她的残肢就暴露在人面前了,克服这个问题是比较困难的,男孩子也是这样,女孩子尤甚。”张鸿鹄说,这不是钱红艳一个人的心理障碍。

  更让她难忘的是,李克强当时以为她在北京做过水疗已经学会了游泳,拎着她突然丢进了水里。“我没有准备好,脑子里一片空白,呛了水,李老师赶紧把我捞了出来。然后我坐在岸边,他跟我说什么都忘记了。从那以后他知道我不会游泳,就下水去托着我,慢慢教会了我游泳。”

  按张鸿鹄的经验来看,钱红艳确实是有游泳天赋的。

  钱红艳基础的东西学得挺快的,在学蝶泳、蛙泳、仰泳这些标准动作时遇到了困难。张鸿鹄说,“最令人担心的是没有腿,这好比一艘船没有舵,在水中没有方向感,容易横向摆动,影响速度。”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李克强托着她的腹部练习,还拿橡皮绳子拉着练习,让屁股动不了,等练得差不多时把绳子拆了,让她慢慢去体会。

  “钱红艳下肢腰腹是一个关键的问题,因为腰腹如果不好,对下肢的控制更差,所以腰腹练习也是个问题,不好练。”张鸿鹄说,为了克服没有双腿不好控制重心的弱势,必须加强腰腹力量的训练,每天要做上百次仰卧起坐、俯卧撑,以及各种器械训练。

  无论是起初还是现在,钱红艳都比一般孩子能吃苦,是“云之队”里公认的。“只要让做的一定坚持做,做完了还会看脸色,如果教练脸色不太好,自己会坚持继续做,不过实在做不了的时候,也会偷下懒,不是哭也不是闹或耍脾气。”说到这里,李克强卖了个关子,让钱红艳自己来回答。

  钱红艳解释说,“就是偷个懒,有时游泳道上人很多,教练顾不上看我一个,比如说游800米的时候,然后我游600米或700米。”

  每个人都有极限的时候。有时,她也会在QQ空间里说说她的心情,比如“最近很累,练得想哭了”……

  过度关注

  让她焦虑不安


  “很多人想着我在这里好,却不知道我是那种悲观主义者,成绩不理想,就会想他们是不是对我特别失望啊?教练每次开导我好好练,但没用,还是特别排斥记者,垮着脸,不愿意回答他们的问题。”钱红艳第一次敞开心扉谈起媒体对她的关注。

  与过去相比,钱红艳已经有了很大改变,肤色健康,手臂有力,也健谈了很多。唯一不变的,还是不喜欢接受采访。

  从她刚开始练游泳起,到2008、2009年,几乎每个月都有记者来采访。这段时间,她情绪特别低落。“那时候我对自己能游泳,也喜欢游泳,觉得能这样游下去也不错,喜欢队里团结的力量,拼搏的精神,对比赛还没有概念。”

  钱红艳说,在这样的状况下,要违心地跟记者说,“我的目标,是残运会。其实,当时觉得这个目标太遥远了,成绩也不是很好,不说目标又觉得对不起帮助过我的好心人,心理压力特别大。”

  那时的钱红艳也就12岁,对于千篇一律的问话,会摆脸色不愿意回答。“现在想想觉得挺对不起他们的,可能他们觉得我不好相处,有点拽了。却不知道我心里真实的想法,没有成绩,不知道怎么回答问题,说实话吧对我自己不好,不说实话吧又不真实。我总不可能把自己练得一般的成绩,说得特别好。”

  尽管如此,她还是不得不面对,可每天都笑不出来。

  李克强记得有一次韩国一家电视台来拍摄钱红艳,其中一组镜头要拍钱红艳跳水的镜头。可拍摄当天,她突然肚子疼,不愿意下水。

  当时韩国电视台的记者很不理解,觉得他们从那么远的地方来,拍跳水镜头都不配合。后来到医院去检查,检查的结果让张鸿鹄、李克强紧张了起来。“因为她的身体跟别人不一样,肠蠕动能力弱,易肠梗阻。在准备手术时,医生传来了好消息说通了。那时,我们大家才都舒了一口气。”

  几个月后,韩国的那家电视台又来补充拍摄她游泳的镜头,她还是很配合地完成了。

  2011年全运会,钱红艳只拿到了一块铜牌,无缘2012年的伦敦奥运会。“站在第三名的奖台上,心情很微妙,挺失落的,当时的想法是,我其实不是那么厉害。”

  回来以后,她鼓足勇气告诉李克强,希望跟张鸿鹄教练反映,能拒绝的采访就拒绝。“我的状态真的不是那么好,等我以后好一点了,再接受采访也不迟。”

  孙荣教练说,两年前钱红艳正式成为云南队员后,省残联对她的经费给予了保障,她现在训练下来更有信心了。“明年的全国残运会,争金夺银的希望也是很大的。”

  比赛

  让她的性格

  更坚强


  “到这次省残运会之前,都没有记者来采访,对于我来讲,别人没有我的消息是一件放松的事情。可很多人说,我要保持在公众面前的曝光率,对我以后有好处,但我自己不太喜欢,我很满意现在这种状态,在安安静静中,不慌不忙的坚强。”钱红艳说这话时,有点如释重负。

  教练李克强说,钱红艳2011年全运会成绩不佳的原因,在于全运会之前爷爷去世了。“当时她的训练也像她自己说的那样遇到了瓶颈,400米自由泳速度,迟迟不见提升,因为没有双腿,在游泳池边缘折返的时候,就少了像其他人一样的蹬腿环节,而这也导致了红艳的速度直接慢了近10秒钟。”

  教练们试图在其他环节寻找突破,可是这个问题让敏感的钱红艳非常沮丧。在她看来,腿部力量,是她用其他方式,永远也无法弥补的。

  就在钱红艳每天都在挑战着自己的体能时,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爷爷去世了。

  处理完爷爷的后事回来后,情绪变得更加低落,人也变得更加孤僻了。

  这一切都让教练们暗自着急。尽管后来有所好转,但没有在全运会上拿到金牌却是一个事实。“于我们运动员来说,失败就是失败,必须面对现实。”李克强说,运动员与别人挑战,与自己挑战是永无止境的,真正要挑战的对手还是自己,首先要战胜自己,才能树立真正的自信,才能坚持走得更远。

  就像9月1日在第十届云南省残运会上,比赛前钱红艳是笑着和教练面对面击掌的,并且笑出声音来了。“说明她在赛前就对自己有信心了,也说明她成长了,性格更坚强,承受力更好了。”

  而她的好心态,是从2011年全运会结束后,回家休息了半年中调整过来的。尽管只拿了铜牌回家,两个调皮的弟弟却像欢迎英雄一样,把她迎回了家。

  父亲钱礼明也告诉她,这样的成绩已经很好了,比当初送她去游泳期望的好多了。“在我看来,人只要尽力就好,将来不给自己留下后悔的余地。”

  家人的态度和父亲的一席话,让钱红艳一下想明白了很多事情。陪伴两个弟弟学习的半年中,她才真正做到了放松。

  咱也算

  一美女啊


  “我们很容易习惯一件事,即使当初再难受,习惯后就无足轻重。我们总是在习惯后又习惯,就这样过了一年又一年,我确定我不能坚持12年,但习惯总会让你无知无觉。”这是她2012年的一条心情记录,就像她截肢后,慢慢习惯了众人异样的眼光。

  对于从前的很多事,钱红艳都羞涩地笑称忘了。“很多见过我的,或者采访过我的人,问我还记不记得他,不好意思的是,确实忘记了。”我问她,这样是不是可以帮助忘却从前很多不愉快的事情。她笑笑,或许吧。

  钱红艳说,不熟悉她的人,见到她就会说,长大了啊。熟悉她的人,就说,“钱红艳,你怎么越长越小啊。”她笑称自己又傻又二,保留着当初的单纯。

  尽管钱红艳读到小学四年级就转为游泳了,可她闲暇之余,基本都是宅在宿舍里,不是看电视就是看点感兴趣的小说,说话非常俏皮。

  残运会期间,钱红艳就在空间里记录:“今天餐厅吃米线,看她们吃的那么香,我都不忍心告诉她们,我挑出一个虫子。”

  最近头发掉得多,她又说,想到有一天变成秃子,想想都嫌弃自己。

  回家过完中秋节回到昆明训练,她又在一张健身房的照片上配上文字:“放假虽好,但是训练恢复期你就不好了。”文字后面,是大哭的表情。

  对于未来,“总有人会问我,我以后的梦想是什么?然后我总不知道说什么?我有梦想吗?”她在一个接力游戏“你叫什么你害怕什么”中回答,“我叫钱红艳,我害怕明天”。

  她现在会绣十字绣,跟着队友学一些电脑技术,将来不游泳后能对谋生有点作用。

  不过,加入游泳队伍后,钱红艳最高兴的是自己的生活丰富了起来,不再像从前局限在家附近的小天地。“我的成长跟队员们分不开,好像我的每个成长阶段都会有一个队员来帮助我。”

  第一个队员叫韩丹,没有双手,钱红艳做她的手,她做钱红艳的腿。“她很外向,每次都主动跟我说话,带我认识其他队员,带我出去逛街。”

  之后,她也能从容地坐着轮椅出去走走。她还在一条空间记录上说,陪着队友去双龙桥逛了3小时。

  摄影记者拍照时她穿的灰色运动裤,就是她自己才买的。“我新换的假肢腿有点粗,我想买宽松的裤子遮挡一点。”说着钱红艳又害羞了起来,本来我也想做细一点的腿形的,只是曹爸爸(帮她换假肢的专家,待她如亲生女儿)说她的手臂比较粗,要手和腿协调一致。

  现在的假肢是去年9月份在北京换的,当时新闻媒体上专门做了报道,说她换了假肢后长到1米64了。配上曹爸爸给她买的粉色裙子、运动鞋,亭亭玉立。她自己忍不住在空间里夸赞自己:“咱也算一美女啊。”

  长大后,恋爱、婚姻的问题无疑会被关注:“长大的唯一不好,就是长辈都说找个男朋友啊!”说完,她立即把脸捂了起来。我说,有合适的当然可以谈一场恋爱嘛。“可是我这个人从小到现在都是这样,不知道怎么跟别人聊天,常常认识一个新朋友都是人家问我问题,问完以后,我就不知道问人家什么,我觉得那是属于别人的隐私,不能随便问。”

  春城晚报记者 谭江华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广告服务  
投稿及联系邮箱:yunnanbaike@163.com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