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作网站登录

云南百科登录

入缅作战的云南陆良远征军老兵刘光冲:“回家时我很光荣”

2014-9-18 云南网浏览741次
       从云南陆良县城出发,要行驶40分钟才能抵达三岔河镇白岩村。台风“海鸥”来袭,连绵小雨让这条寻找远征军老兵的路更难走了。

  9月17日下午3点10分,踩过最后一段泥泞,记者终于见到了91岁高龄的刘光冲老人。那时,他正和衣躺在沙发上睡午觉,一双擦得油亮的皮鞋与昏暗的屋子格格不入。

  参军,终于可以报答家人

  在刘光冲递给记者的“个人简历”中,因为家人笔误,刘光冲被写成了“新陆军”的战士。“我是中国远征军新六军!”双耳重听的刘光冲说话声格外洪亮,而他纠正自己的番号时,声音更是响彻了整间屋子。

  除中国远征军新六军外,耄耋老人依然能清楚记得自己曾呆过的部队的其它番号。戎马半生,军人的血液至今仍在刘光冲身上流淌。

  9岁、13岁,刘光冲父母相继去世。彼时大哥、二哥也已分家,于是照料刘光冲的任务便交到了他两位姐姐手中。

  提起自己的两位姐姐,老人难掩悲伤,脸上的“沟壑”显得很深。然而他却不想讲过多细节,只在一直重复:“我一定要报她们的恩。”

  终于,1941年,17岁的刘光冲等到了报恩的机会。“陆良县上成立自卫队,保护县城治安。召60个特务,60个参加前方部队。”于是,刘光冲毅然决然地参了军,被分配到国民军54军14师。

  “师长叫龙天武,团长叫王奇锐,连长叫盆兴云,排长叫唐朝,我是班长!”刘光冲说自己不识字,是“文盲”,但七十多年过去,他不仅清楚记得自己的上级叫什么,还知道具体名字该怎么写。“两年后我随部队去到文山马关县,然后又到祥云县驻了半年多。”再之后,等待刘光冲的是中缅印战场,他即将踏出国门,保家卫国。

  战斗,彰显国魂勃勃英姿

  出兵印度,刘光冲所在的部队改编了,中国远征军新六军。而在那时,刘光冲不会意识到自己作为中国远征军中一员将在70年后被世人铭记。那时,他的面前只有一座山,“我们整个军都坐上了飞机,要翻过喜马拉雅山!”

  虽然至今仍误解喜马拉雅山属于云南,但聊起自己第一次坐飞机,刘光冲仍记忆犹新。“好多人都是第一次坐飞机,爬坡时还差点飞不过去,要加油才能往上。然后人就跌倒,昏头涨脑的,晕飞机。”

  好在,翻过喜马拉雅山就是目的地印度雷多,“我们要在这里驻几个月,整顿训练后再到前方。”

  前方是何方?老兵告诉记者是一个叫“篾子腊”的地方。而实际上,老人指的是缅北重镇密支那。

  1944年4月29日至8月4日,这里进行了举世震惊的密支那战役。以机降奇袭开始,耗时100天,驻印因远征军在美方的配合下,终以伤亡6000余人的代价歼灭日本军队,收复了作为缅北重要河港、史迪威公路贸易中心的密支那。“日军被打剩800多个人。”刘光冲的描述也与密支那战役中日军被歼灭3000余人,被逼退出800余人的历史记载相符。

  刘光冲说,密支那战役打得异常艰辛。“我们抢飞机场,已经把日本人包围起来了,美国200多架飞机每天都在轰炸,但日本人的工事太好了,我们僵持了三四个月。”刘光冲告诉记者,为了深入工事内部,战士们开始挖通向碉堡的壕沟。“我们用一种武器,有三截。第一截钢筋伸进工事内部,第二截、第三截爆炸。”刘光冲讲述,经过三个多月的顽强战斗,日军终于抵挡不住了。“弹尽粮绝,全部往越南跑。”

  铁岭,道不尽那浓浓乡思

  取得密支那战役胜利后,刘光冲跟随部队去往了湖南。在激烈的战火中,他们打得日军节节败退。“日本人一直往后退,退到汉口,把火车路、汽车路都炸了,我们就又回到飞机场,准备坐飞机去汉口。”不过,令人欣慰也叫刘光冲略有遗憾的是,“我们准备第二天打,前一天晚上就知道日本宣布投降,退到上海了。”

  于是,刘光冲来到了上海,可还来不及休息他又后又被派往东北。1948年,随着沈阳解放,刘光冲终于由军人变成了百姓。而此时,他打算加入共产党。

  刘光冲告诉记者,东北解放后共产党的政策很宽松,希望加入共产党的人很多。“我们有5000多人参加了学习,基本上都入党了。但有130多个人因为身体实在太差,路都走不动了,就只能回家。我那个时候身上就长火疖子,好一个长一个,所以也在那一百三十个人里面。”

  因为疾病,参军近二十年的刘光冲要回家了。可是,这时另一个严峻的问题又摆在了他的面前。“东北人买张火车票就可以回去了。但我是云南的,那个时候只有东北解放了,其它地方还没有解放,我不敢回啊。”

  于是,握着1.5个大洋,6斤高粱米,刘光冲去了铁岭。“我打战时候当班长,老百姓不仅觉得我对战士好也对他们好,铁岭有我朋友。”

  铁岭的朋友果然收留了有家难回的刘光冲。但这也意味着,两年内,老兵只能在异乡烧瓦谋生,遥望南方。

  回家,既感光荣也觉惆怅

  1950年,抗美援朝战争打响。客居东北的刘光冲看到了回家的曙光。

  刘光冲说,那时东北有很多负伤将被送回老家的伤兵。“全国各地的人都有,也有云南的。”

  刘光冲告诉记者,一位姓刘的铁岭朋友在见到云南伤兵后把曲靖陆良的他作了介绍。“老乡就来找我玩,玩了几次要走了,也想叫我一起回去。”

  可是即便这样,刘光冲还是悬着一颗心。“你们是军人,我是老百姓。清查时候我走不了了,被放到荒山野岭就太受罪了。我就叫他们跟领导批。”

  幸运的是,领导欣然同意了老兵的回家之路。“他们来调查,周围人都说我是老百姓,是好人呢,品行好,就批准我跟着云南的伤兵回家。最后我们回到陆良的有3个人。”

  当然,这时回到陆良,刘光冲已无法像想象中一样戴军帽、穿军装衣锦还乡了。“但我还是感到很光荣,发了证书,‘远征军新六军’。”

  少小离家,回乡时,刘光冲已近而立之年。战斗中他曾许愿:“我只要有命,一定要回来感恩两个姐姐的情。”但当他带着满满的自豪回到陆良,才发现“两个姐姐也去世了。”

  再后来,刘光冲划成分被划为了“雇农”,分到了房子。接着,他还在土改后当上了合作组组长。往后,他一直在陆良勤勤恳恳地工作,直到70岁才从岗位上退了下来。

  刘光冲和老伴在二十平米左右的屋子里相依为命,房间很乱,并不干净。然而,接受采访时,刘光冲却身着齐整的西装,脚穿油亮的皮鞋。刘光冲的儿子告诉记者,如果不是因为七十多年过去,老兵的军装不见了,“不然他今天肯定会穿上。”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广告服务  
投稿及联系邮箱:yunnanbaike@163.com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