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作网站登录

云南百科登录

司衙秘史:南甸土司府五百年功名尘与土

2014-5-28 云南网浏览1589次

 

  司衙秘史

 

  傣族文献记载,旧时的南甸土司地盘有现今两个德宏州大,南甸土司自古就是德宏的土司领袖,特别到了近代,第28代土司龚绶更被奉为德宏土司的“总丈人”,概因他的女儿大都嫁给了周边土司。

 

  时至今日,梁河南甸宣抚司署已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从1851年到1935年间,共用了84年才得以完成如此宏大的建筑群落,在全国的土司府中都属罕见,被人们称为傣族的“小故宫”。土司府里究竟有什么?当时土司及其家人又是一种怎样的生活状态?土司如何审案?末代土司又有着怎样的癖好?

 

  记者通过实地走访,对专家学者及土司后人的采访,试图还原出一段隐秘深宫的土司秘史。

 

  南甸土司府五百年功名尘与土

 戏楼

  戏楼

 

  沿梁河县城龙潭公园前行依次划过,不远处就是南甸宣抚司署,这个饱经沧桑见证时代变迁的土司衙门,依然如梦如新,尽管一些展品变为高仿,但这并不妨碍人们触摸那些年土司府里的柔软时光。要一窥土司的隐秘生活,必须得先从南甸土司的历史讲起……

 

  土司府开财门要开一个通宵

 

  南甸土司姓龚,据族谱载原籍南京应天府上元县人。元大德五年(1301年)呈赐姓刀,民国元年复姓龚,所以合称刀龚氏。龚氏先祖明初随师征讨云南,因屡建战功加封为宣抚使,定居于比。由于明以前的土司世袭不祥,自公元1398年(明洪武三十一年)至1950年,到龚氏土司传袭了29代,历时552年。南甸土司的官阶原为正四品,明万历时升为宣慰使,清代虽以宣抚使袭,但清朝皇帝特准其为三品官职世袭。

 

  南甸土司各个时期的地界不同,据相关傣族史料记载,公元1436至1449年(明正统年间),其范围东至蒲窝120里与潞江司为界,南至杉木笼山顶120里与陇川司为界,西至大金沙江(伊洛瓦底江)450里与勐养为界,北至半个山80里与腾冲为界,其管辖范畴约有现在的两个德宏州大。

 

  南甸宣抚司署占地面积10625平方米,建筑面积7780平方米,按汉室衙署形式布局,由4个主院落、10个旁院落、47栋、149间房屋组成。按土司衙门等级分为大堂、二堂、三堂、正堂。周围另有24间耳房和多处花园、佛堂、戏楼、小姐楼、佣人房、厨房、粮库、马房、军械库以及监狱等。如今看到的南甸土司府由3代人建造完成,从1851年到1935年间,用了84年,如此宏大的建筑规模在全国的土司府中都属罕见,被人们称为傣族的“小故宫”。

 

  梁河县文物管理所所长杨文贤已年逾六旬,他3岁开始就在土司府大院玩耍,对他来说,这里的无数个房间,充满了神秘,有时候玩着玩着就迷了路,找不着出来的门。杨文贤还记得,以前一位常到土司大院“开财门”的老人告诉他,每年大年三十他都要到大院“开财门”,每开一道门说一句吉祥话,从天刚黑就要开,等到全部门打开后,天已经蒙蒙亮了。杨文贤关于土司的记忆既熟悉又陌生,他与土司的两个儿子年纪相仿,但身份有别,他从不敢和兄弟二人玩。杨文贤印象最深的是,那时每年过泼水节,土司的母亲上街,一条街的群众都会跪拜。


  “斩”字令牌飞出 犯人必死无疑

 

  进入土司府的第一院,右边一幢土木结构小屋吸引了我的目光,门前的指示牌上清楚标明,这里就是土司府的牢房。南甸土司是朝廷钦点的宣慰使(也曾担任过宣抚使),他们是当地政治经济生活的一把手,具有生杀大权,然而眼前这间约30平方米的牢房却并不像传说中那么凶险。条状木板渐次相连组成牢房的门,左边关押重刑犯,右边关押的是轻犯抑或女犯人,中间的过道是守监者的地盘,仅仅1米多宽,这里有一个火塘,上面摆放着一个陶罐,以前这里有床,守监者就这样夹在两侧犯人中间酣然入睡。

 

  牢房的不远处就是公堂,土司升堂办案都在这里,眼前的公堂小而别致,就像影视剧中的翻版。公堂由南甸第二十六代土司刀守忠建盖,站在远处就能看见堂上悬挂的牌匾——“南极冠冕”、“卫我边陲”。右边的那面大鼓就是“喊冤鼓”,鼓声一响,定有冤案,土司老爷遂现身断案,如迟迟未见人来,抑或冤屈较大,可以连续击鼓,大喊“冤枉”,直到土司正襟危坐之后,口喊“升堂,威武”为止。

 

  审案的公堂格外威严,上方是雕龙画凤的穹顶,土司审案的桌子也铺上了龙纹绸缎,左右排列的仪仗是1444年皇帝赐封给土司的“半副銮架”,顺序依次是肃爵、回避、龙头朝前,关刀随后,金爪、钺斧朝天蹬、安民、除毒、一手掌乾坤。“半副銮架”是官品和威仪的象征,如遇土司外出抑或迎接上司时,家丁们也要按顺序执掌出衙。土司审案时,堂官、巡长和差役、亲兵也会站立两旁,当土司上堂时,他们齐吼:“请大人升堂”,待土司入坐,又发出“带犯人,跪”等助威声。这些助威人士绝非“群众演员”,他们是土司“吼班”,审案时听候土司使唤,对犯人施刑。

 

  这个场景让人联想到电影《九品芝麻官里》的审犯惨景,而现实中的土司审案更不可能像周星驰片中那样诙谐幽默。审案桌下就放了链条、手烤、大小戒枋、老虎凳、鱼尾枷等刑具。公案桌上的物品多为仿品,有签简、笔架、朱砚、惊堂木等,旧时的签筒里就有“斩”字的竹签,一旦“斩签”飞出,土司便会同时把案桌推倒,扬长而去,这也预示着犯人的生命走到了尽头,示意永不能翻案,遂推出斩首……

 

 这种彩色玻璃是英国货,由当时的土司在缅甸采购,至今仍在使用。

  这种彩色玻璃是英国货,由当时的土司在缅甸采购,至今仍在使用。

 

  生活小资 有轿车和私人病房

 

  穿越公堂之后我来到了二堂,正上方“十司领袖,南天一柱”的两块牌匾无不彰显出南甸土司在整个土司界的权威和盘踞一方的霸气,正中的3间是客厅,两稍间为男女宾客住宿,中间的圆门除遇重大节日或钦差大臣到此尚可通行,旧时严禁妇女通行。

 

  客厅的墙壁上挂了山水名画,地面上置放着精雕的矮八仙桌,尤其是门前那两个足有一人高的大瓷花瓶,瞬间让整个厅堂变得灵动起来。这是一种介乎于晚清和民国之间的文艺范,于是我开始想像这里的主人究竟有着怎样的品味。

 

  在《滇西摆夷之现实生活》(江应樑著,江晓林笺注)一书中,江应樑先生曾于1937年深入滇西地区,对当地民俗文化、地理进行了一次探险式考察。他深入德宏十大土司领地,所见所闻令人感叹不已。江应樑在文中回忆道,盈江土司刀京版(时任勐卯代办)的私人住处内,八灯新式收音机、留声机、钢琴、小提琴、吉他、猎枪、手枪、手提机枪、照相器材一应俱全,这完全颠覆了他对土司的传统印象;穿着方面,江应樑所接触的土司及亲贵要么是极讲究的汉人袍褂,要么便是欧化的西装革履。芒市、遮放、勐卯(今瑞丽)诸土司辖区,多年前已有汽车道可直通缅甸,他们都配置了新型汽车,而且能自己驾驶,闲暇之余,背着猎枪,带着洋狗,打猎去了。

 

  上世纪20年代的南坎是中缅边境上的重镇,当时这里的经济水平远强于中国一侧的各个土司领地,成为境内各土司常去休闲娱乐的地方,这里有当时美国教会办的最先进的南坎医院,还有各式酒吧、西餐厅,闲暇之余,土司们驾驶着自己的私家车去南坎喝杯纯正的英式咖啡,就成了一件非常小资的事情。有的土司甚至在南坎医院有自己的专属病房,遮放土司多建勋在修建南坎医院时就有不菲的捐赠,为表示回报,美籍医生“斯亚温”便为多建勋额外建了一间50平方米的专属病房。

 

  在江应樑眼中,土司府每日在食用上的花费也很可观,每天午晚夜三餐,除深夜一餐仅土司、要员享用外,每餐内外总在10桌左右。每桌酒菜虽因食者身份等级而轻重各殊,但大都鸡猪鱼肉满桌,除两三味是当地风味外,其余的烹调方式均与汉地大体相同。南甸土司府吃饭多时达100多人,少则七八桌不等。

 

 四堂也称正堂,是整个土司府建筑群中的经典之作。

  四堂也称正堂,是整个土司府建筑群中的经典之作。

 

  正堂:土司府经典之作

 

  三堂由二十七代土司刀化南建盖,这里是土司属官审理一般案件和接待上司的议事厅。正中挂“守镇边陲”匾额,前后置活动木格门,如果平时无人击鼓喊冤时,土司办公就到此为止,如遇重大事务,便召集相关人员在此理政,南甸土司是“十司领袖”,经常召集其他土司头人来此会盟、议事。

 

  一侧的厢楼是专供土司和眷属们看戏的楼子,在旧社会等级观念森严,老幼男女、主仆平民都划分得比较严格。戏楼的正中为土司、印太的专座,左为儿子,右为女子,侧边厢楼的檐廊是官员看区,地面才是百姓看区。空地与戏楼相隔,这是典型的滇西风格戏楼布局,四角飞翘,虽不十分精湛,却很有特色。

 

  穿越议事厅,我来到了第四堂,也称正堂,这里是南甸宣抚司署建筑群最为华丽的篇章。四堂的材料格外讲究,正殿用的是栗木,左厢用椿木,右厢用楸木,寓意着“正立春秋”。这3种树木,都是梁河县最优质的木材,土司把它们有意取材组合,以每种树名的名头相连,使之成为“正立(栗)春(椿)秋(楸)”的谐音,以此祈望江山永固。

 

  四堂的很多细节可谓精工细作,以前檐柱前有六个“金爪吊葫芦”雕件,就在那方寸之间雕有水浒108将,更奇的是在风动的时候,还会像走马灯一样随风转动。正堂中的8扇隔门更有其深厚的古韵,分别雕刻了王羲之爱鹅、陶渊明爱菊、周子爱莲、叶公好龙、和靖爱梅、明皇爱月、伯乐爱马、隐公爱鱼等八爱图。

 

  四堂是第28代土司龚绶于民国二十四年建成,中堂是家堂,两边是土司夫妇的寝宫和子女卧室。中堂内挂有天地牌位,牌位之下是香案桌,供有官衔牌和光绪皇帝、刀定国以及两位末代土司的画像,裱于镜框之内。四周墙壁挂有名人字画和缎面刺绣的对联,堂内设有三叠水的桌子和八仙桌,一旁整齐排有8条太师椅。以前这个区域只允许老祖太和贴身丫环出入,并且要脱鞋、浴手焚香才能进入。

 

 四堂厢房内的床,不知是哪位土司小姐睡过。

  四堂厢房内的床,不知是哪位土司小姐睡过。

 

  小姐楼:人面不知何处去

 

  四堂两侧是土司和土司子女的房间。踏着咯咯作响、感觉随时会塌陷的木地板进入右侧的房间,光线昏暗,只能看见彩色玻璃投射进来的迷离光影,这些玻璃都是从缅甸进口的英国产品,钉子、压条样样都是原件,哪怕今日沿用作为装饰也颇具艺术气息。卧室内的箱子已经蜕皮,小心翼翼地打开它们,就犹如打开一段尘封的历史,迎面而来的还有一股发霉的味道,箱子内部已经结起了蜘蛛网,不知道以前这只箱子的主人拉着它去过哪些地方,看箱子的造型,想必当初也是珍贵的限量版。

 

  箱子旁边是一张精美的雕花床头木床,两侧挂着灰色的布帘,床上铺了草席和一个软枕,旁边绣花的被子充满了喜气和家的味道,整整齐齐地被叠放起来。我知道,除了床是真品外,其他装饰亦为后期作品,但这并不妨碍我们幻想这床的主人,是小姐睡过,公子睡过,抑或哪位姨太也曾在此小憩……

 

  四堂不远处有一个小姐楼,但人面不知何处,艳阳高照的下午,这里静谧一片。小姐楼是专供小姐玩耍、梳妆打扮的地方,旧时女人行动受到了限制,只能在一定区域活动,只有胭脂口红,她们可尽情享受。末代土司的三姨太在2006年底去世后,土司府便少了一份传承的厚重,小姐楼自然是土司府的一部分,原有门可通达,但自划给3位孙辈居住后,门便被封了起来,去小姐楼得从土司府的外围绕道进入。

 

  历史上的德宏有十大土司,其中南甸土司在明清就被奉为德宏境内的“十司领袖”,特别到了28代土司龚绶时代更被称为土司中的“总丈人”,原因是龚绶的女儿几乎全部嫁给了周边土司。江应樑对龚绶的印象这样描述:南甸土司是龚绶,身穿长袍马褂,一副清朝遗老的派头,他有许多女儿都嫁给了各地土司,所以又被称为“总丈人”。

 

  记者查阅了德宏州文史资料选集第四辑,当中说到,龚绶的大姑娘嫁到了陇川土司多永安,二姑娘嫁给了遮放土司多英培,四姑娘嫁给了户撒土司赖思琳,六姑娘嫁的是勐卯土司。唯有八姑娘与众不同,时值解放初期,她反抗封建包办的婚姻,礼节手续完毕后,就在迎娶的前两日的夜间,收拾金银珠宝连夜逃走。

 

  当年八姑娘的与众不同,让我瞬间变成了她的粉丝,于是联想起先前看到的那张床是否也曾是八姑娘睡过,八姑娘长什么样子,后来她的命运如何,一切的一切让我充满好奇。

 

 二十八代土司龚绶审案现场

  二十八代土司龚绶审案现场

 

  土司组建篮球队 曾输给小屁孩

 

  今年87岁的龚肃政是龚统政(末代土司)的堂弟,尽管当时家族间已经分了田地,但依然住在土司衙门,两家人平时各自生活,鲜有交集。

 

  龚肃政对龚统政的印象是狡猾、爱欺负人, 那时候土司外出,一些老人见到土司都会下跪,龚綬(龚统政父亲)见后都会下马,但龚统政见到老人下跪不下马,大家都说龚统政良心不好。龚肃政说:“那时我们才八岁,去上学堂,他经常拿两个老板凳高高地搭起来,让我们从他的胯下钻过去,好几回啊。但是我们到了十一二岁他就不敢整了。印象最深的一次是,我和我三叔家的一个娃娃去上学堂,他又来整我们,那次我钻到一半,猛地向上一顶,就整到他的胯裆,把他疼得呱呱乱叫,开始大骂,刚好被我家大爹听见(指龚綬,龚统政父亲),大爹就骂他说:“你咋个会对自己的兄弟这样,这样不对。”后来他就不敢整了。

 

  龚肃政指着脸上的一个印子说:“你看我这里,就是那次他来打我,打不着就抓,现在印子还在呢。”

 

  龚统政在梁河县遮岛镇组织了一个“统南队”的球队,龚统政自认队长,每次放假回来都要约龚肃政等一群小孩打篮球。龚肃政说:“那时他们都是二三十岁的大人了,我们才是十七八岁的娃娃,但他们打不赢我们,我们灵活,投篮又准,记得比分最悬殊的一次是,二十几比七十几,他们打不赢我们就下绊子整我们,专找我们这边投得准的人下绊子,我们因此经常受伤。”龚肃政说:“后来龚统政就骂他的队员,说连小娃娃都打不赢,后来拼命苦练。后来又约我们,但我们总找借口,就不跟他们玩了。篮球打不赢我们,他们又约我们打排球,这次我们无法拒绝,排球我们就打不赢他们了,因为他们身高高出我们很多。”

 

 末代土司龚统政

  末代土司龚统政

  末代土司的隐秘生活

 

  在德宏的各土司家族中,内斗夺权的事件屡见不鲜。龚肃政回忆道:“我家爹的两个姐姐就死得不明不白,吃了有毒的食物,那个时候我爹还背着(还是婴儿),那天刚好没在现场。那时的几个叔叔都在外面,有个叔叔还当过龙云的秘书,他们对我们说,家就那么大一点,年轻人就要到外面闯闯,外面的天地很大,又还自由,像我们一样的。意思就是说,叫你不要争夺土司权。”

 

  龚统政是龚绶的长子,他是南甸29代土司,也是最后一任土司。龚统政1921年生,曾就读于昆明南箐中学,1940年袭土司职务,抗战期间被国军委任滇西边区自卫军第二路军大队长,1945年入重庆国立边疆学校,1949年返回南甸。人民解放军进驻南甸前后,通过各种渠道做其工作,但龚统政依然于1951年1月,率残部入缅甸,1993年病故于缅甸。

 

  龚肃政说:“那时候龚统政还没有办事(担任土司),他大概10多岁的时候在昆明南菁中学读书,当时国民政府要培养边地土司,蒋介石将龚统政作为边地土司人才进行培养。后来面临解放,他回到梁河南甸土司府后告诉我,蒋介石接见了他,回到梁河他就组织了反共救国军。龚统政也打过日本人,在混水沟打了一回败仗就不敢打了,混水沟是去盈江路上的一个地方。”

 

  在龚肃政眼中,龚统政好色,还爱抽大烟。龚肃政说:“龚统政有7个老婆,其中一个叫管杏保,她亲自跟我讲的,那时候土司要来逛街,她们也好奇,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去看土司长什么样子,被龚统政无意中看到,后来硬是被他用轿子抬了回来。”

 

  龚肃政说:“龚统政有7个老婆,掌印夫人是陇川的小姐,不能生育,后来就死了。龚统政有3个儿子、两个姑娘,大儿子死了,两个儿子现在在缅甸当老师,两个姑娘,一个在盈江奘房当尼姑,另一个在奘房帮人煮饭。”

 

  原州文联专职副主席倪国强说,芒市有一条路叫广腊亮街,傣族话是看了脸会红的意思,原来那里是一条河,女性过河时都要卷起裙摆,土司便在不远的高处建了凉棚喝茶,看这一美景,作为一种享受,妇女过这个地方脸会红。

 

  当然,传说的土司想睡谁就睡谁,也不至于。

 

  (春城晚报记者 秦明豫 项陆才 摄影报道)

 

相关链接:云南概况 云南历史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广告服务  
投稿及联系邮箱:yunnanbaike@163.com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