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作网站登录

云南百科登录

“女童保护”防性侵全国第一课漾濞开讲引争议

2013-9-23 云南网浏览652次

 9月初“女童保护”公益项目在大理漾濞开讲 网络截图

  9月初“女童保护”公益项目在大理漾濞开讲 网络截图

 

  曾经引发无数讨论的小学生性教育,随着9月初“女童保护”公益项目在大理漾濞县3节“防性侵课”的开讲,再次成为近期热议话题。社会团体参与教学,其专业性及教学方式方法是最大争议焦点,有网友质疑这是一次作秀,无法产生长久的功效。

 

  这样的讨论,似乎永远都不会得出结果。但无论是“女童保护”项目的发起人,还是这次公益之行背后的支持者漾濞县委宣传部,都将这一次试讲当成了起点,希望以此影响更多的人参与其中,小学生防性侵课争议中还将继续前行。

 

  现场 校长没听完课程

 

  新学期开学的前几天,漾濞县三所乡村小学的学生们分别接受了人生中第一堂有关“性”的课程。“女童保护”公益项目发起人孙雪梅和汤瑜是这堂课的老师,两人的真实身份为媒体记者。授课主题为“防性侵”,开设背景是近年小学生被性侵案频频曝光,旨在让小学生学会在遭受侵害时如何保护自己。此次漾濞之行,也是该项目在全国首开试讲。

 

  9月9日,大理漾濞县苍山西镇金牛小学校长马艾兵在回想起那堂课时,甚至忘了具体日期。“以前从来没有这样的课程,或许短期内的以后也不会有。他们的出发点是好的,但这样的课程过了也就过了……”9月5日,“女童保护”项目在这里给五年级学生上课时,马艾兵作为旁听者,只听到一半就离开了教室。

 

  由北京的女记者来给学生上防性侵课,接到镇上中心校这样的通知,马艾兵颇感意外。“这方面让学生了解一下是有必要的,毕竟学校和教育部门并没有安排这样的课程。这样的话题我们学校老师都难以启齿,几个女记者又会以怎样的方式来讲这堂课?”这成了他最关心的问题。

 

  最终,金牛小学的这节课定在9月5日的下午,在五年级44名学生中展开,并没有占用主课的时间。课堂上,孙雪梅和汤瑜先是向学生们发放了一些卡通版的宣传折页。其中详细讲到如何拒绝“坏人”:不要激怒坏人,这样会给自己带来生命危险;遇到危险可以先跑,如果实在逃不了,不幸遇到性伤害,首先是保住自己的生命;遇到或者正在被伤害,要立刻告诉父母或者信任的其他家人,要告诉警察叔叔,打110这个电话,要告诉家长带自己去医院检查身体;不要保守坏人的秘密,要知道这不是你的错。

 

  在课堂上,老师们表述方式也格外注意,用裙子、内裤遮盖的地方以及内衣遮盖的地方来代替较为直白的词语。而且在学生演示过程中,也都是男男、女女同性之间进行。

 

  尽管课堂的氛围并不是那么尴尬,马艾兵也认可“女童保护”项目的出发点,但他的疑虑依旧存在。课上到一半,他走出了教室。至今,这堂特殊的课再也没在学校被提起。

 

  决心 不会因质疑而停止

 

  9月9日同一天,马艾兵快要忘记了那节特殊课程的时候,孙雪梅已经回到了北京。在她为这次漾濞的试讲进行总结的同时,有关“女童保护”项目首开防性侵课的争议也接踵而至。

 

  “女童保护”项目挂靠于民政部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儿童安全基金名下,由全国百名左右女记者发起。社会团体的“出身”,成了该项目首开课程最大的争议焦点。云南省人民政府参事、云南省原教育厅厅长罗崇敏近期就此事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并不赞同社会力量开讲‘防性侵课’,主张由学校、教育部门或者妇联系统地组织,社会力量的出发点比较好,但他们的教育的方式、授课时间、授课内容五花八门,可能会产生一些副作用,搞不好适得其反。”

 

  在罗崇敏任职云南省教育厅厅长期间所大力推行的“三生教育”,即生命教育、生活教育、生存教育,其中就包含性教育。他说,即便是学校要开设这门课,也不一定要全国统一去做。可以由教育部门发通知,在班会等场合适当讲授,不一定要搞一门课程。此外,罗崇敏反对炒作儿童被性侵事件,“对施暴者,不管出现在哪个领域,应该出现一起严查一起。”

 

  此外,社会团体参与教学,其专业性也受到较大争议。这样的热议,孙雪梅先前就有所预料。“出现争议很正常,国内性教育一直都有不同的声音,但我们不会因为有质疑的声音而停止。新生事物需要更多的理解和支持,也希望大家给我们更多的是建设性的意见。”

 

  孙雪梅说,在去大理之前,“女童保护”项目所讲授的内容并不仅是几个人商量就定下来的,也得到了心理学、教育学、性学等方面专家的专业指导。从大理回来之后,项目也正在广泛收集意见,并在继续做着新教案,新教案将会反复通过专家进行综合评估。等到教案成熟时,项目开展活动将会把书面教案提供给更多的山区学校,由当地的老师来负责宣讲。

 

  争议 如何保护学生不受性侵

 

  就在漾濞三所乡村小学首节“防性侵”课备受争议的同时,漾濞县官方却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明确表示:尽管漾濞没有学生被性侵案例曝光,但并不意味着这种情况以后就不会发生。漾濞县的宣传部门和教育部门将从防患未然的角度,一如既往支持“女童保护”项目在漾濞开展相关活动。

 

  首开防性侵课,看似教育部门的事情,实则背后最大的支持者为漾濞县委宣传部。宣传部外宣办主任陈智勇负责协调此次“女童保护”项目的讲课活动,由他与当地教育部门进行联系,再由教育部门指定授课学校。陈智勇说,9月初,在漾濞开展“免费午餐”活动的团队中恰好有“女童保护”项目的成员,项目发起人之一孙雪梅就找到宣传部门协商,打算在漾濞开讲“防性侵”课程。最终,孙雪梅的这一想法得到了宣传部最高领导的支持。

 

  开课事宜确定之后,由漾濞县教育局党委书记李灿庚具体负责,最终讲授课学校定在了漾江镇双涧小学、苍山西镇金牛小学、平坡镇石坪小学。“这样的课程不仅是‘女童保护’的第一课,也是漾濞县关于防性侵的第一课。”陈智勇说,之所以选择山区学校,尤其在少数民族地区,是因为这里的孩子长期处于封闭状态,什么行为是对她的侵害或许都不清楚,让他们增长性方面的知识,学会如何保护自己显得更重要。由于是首开课程,漾濞县也格外重视,开课之前就将学校、授课老师多方组织在一起研究如何实际操作。

 

  9月6日,“女童保护”项目第三节课在石坪完小开讲时,中央电视台介入采访报道。这让陈智勇感到很是欣喜,“通过央视来扩大影响力,可以让全社会都来关心这一社会问题”。但随后几天接踵而至的网络争议,陈智勇起初有些不理解,到后来听到了更多的声音他才开始仔细思考这件事。

 

  “她们或许不是最专业的,但她们有这个心,同时还成立组织还做这个事情。关注学生被性侵案件,她们的付诸实践比起很多只会在网络上评论、呼吁的人,更值得称赞。”陈智勇说,中国这么大,仅靠这几个人,能产生多大的影响的确是未知数。但她们所做的,只是希望以自己的微薄之力来唤起社会的重视,而最终还是要促成职能部门介入来做,这才是长久之计。因此,“女童保护”项目的口号“行动改变中国”,这也成了陈智勇就此事最大的感触。

 

  漾濞县教育局党委书记李灿庚对“女童保护”同样持肯定态度,如何保护学生不受性侵害,这不仅是一个县、地州的事情,而是一个全国性的问题。

 

  都市时报 刘先兵

 

相关链接:云南概况 云南民生 云南教育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广告服务  
投稿及联系邮箱:yunnanbaike@163.com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